随着对盱眙大云山王侯大墓清理的逐步深入,矛、戟、铍、剑等一大批精美的兵器被陆续发掘出来。由于一号墓的规格达到诸侯王级别,因此,墓葬中随葬用的兵器也同先前发现的金缕玉衣和玉棺一样,极其精美珍贵。

    盱眙大云山西汉王侯大墓考古又有新进展!昨天,快报记者跟随南京博物院的考古专家再次来到现场,随着考古发掘的推进,在大云山汉墓中发掘了三座大墓之后,又发现了一座规格不低的墓,墓主疑是一号墓主的晚辈,可能是侯一级的“大人物”。

    而埋在一号墓中的诸侯王究竟是谁?直到目前,尚未发掘出能够确认墓主的有力证据,但根据出土的四铢半两铜钱,考古人员已经从此前的5个“可疑者”中将汉高祖刘邦堂兄刘贾排除了出去,因为年代不合。

    最新发现

    七号大墓现身 墓主身份尊贵

    “说东阳,道东阳,东阳遍地是宝藏。自从出现盗墓贼,十墓被盗九墓光……”盱眙县马坝镇一带一直流传着这样的顺口溜,这里两千多年前就是古东阳城,因此在大云山发现25万平方米之大的汉代高等级陵园,考古人员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陵园中,目前已经发掘了大墓三座,一号墓、二号墓以及八号墓,其中一号大墓就是西汉诸侯王的葬身之所。而在陵园的东南区域,日前经钻探发现,还有一个大型的竖穴岩坑,“原来我们以为是一个坑,因此编号为七号坑,但是现在看来,这是一个墓,而且级别也不低。”大云山汉墓考古发掘领队李则斌将记者领到一个已经清理过的大坑前,考古人员在地上用白线划出了这个墓的大致范围,呈现“甲”字形,墓道朝北,南北长26米,而且北头小一些,南头大,最宽处有18米。李则斌指着“甲”字形中间一横的位置说,“这里朝外出来了一些,又像‘中’字形靠拢了一些。”而按照汉代的墓葬制度,“中”字形墓主为王一级的,而“甲”字形则是侯一级,因此初步判断,这个墓的级别也不低。就位置来看,它在一号墓的东南方向,可能是一号墓主的晚辈,而八号墓在一号墓的西北方,则可能是一号墓主的长辈。因为长辈为尊,古人以右为尊,一号墓坐北朝南,它的右边是八号墓,七号墓在左边。“汉代放在东南角的,一般是儿子,或者重要亲戚,也会葬丞相。”李则斌说,具体的身份还要等进一步的考古发掘才能判断。

    记者看到,七号墓的顶部木头盖板,已经有不少溃烂,中心也略微塌陷,在塌陷的地方已经有一些车马器和漆器漂浮上来。让考古人员感到欣慰的是,与八号墓遭受严重破坏不同,七号墓保存得很完整,“当时从地表看,有两个盗洞,但是我们挖着挖着,盗洞就看不到了,可能盗墓贼后来放弃了。”一直挖了6米多深,才看到墓顶的盖板。“可能没被盗,应该有很多精彩的东西。”南京博物院研究员邹厚本在七号墓周围看了一圈后,很有信心地说。

    目前,整个墓葬群中出土文物已有好几百件,金、银、铜、铁、玉、漆木器……各种各样都有。随着发掘继续,“还会有更多精彩的东西出土。”

    出土文物

    青铜兵器上有暗花纹

    随着对一号墓清理的逐步深入,矛、戟、铍、剑等一大批精美的兵器被陆续发掘出。由于一号墓的规格达到诸侯王级别,因此,墓葬中随葬用的兵器也同先前发现的金缕玉衣和玉棺一样,极其精美珍贵。昨天,在考古队的文物库房,记者见到了这些2000多年前的兵器。

    李则斌“隆重”推出了一件两面带刃,形状似剑的长兵器,“这种兵器叫铍。”李则斌重点介绍的不是这件兵器,而是上面的暗花纹,铍本身为青铜铸造,上面的花纹呈暗色,为卷云状的。这些清晰的花纹并不是刻上去的,因为摸上去很光滑。考古人员介绍,暗花纹只见于春秋战国时期吴越地区所出的兵器之上,是吴越青铜兵器铸造中特有的绝技。暗花纹技术早已失传,加上发现量很少,一直以来,学术界对暗花纹怎么形成也有争议。这种特殊而精湛的表面合金化技术因工艺复杂,也仅限于在极少数珍贵兵器上使用。

    一块龙凤佩上用4种雕法

    “这件工艺最好。”工作人员指着一块玉佩说,这是一件龙凤佩,又叫鸡心佩,用的是和田玉,特别之处在于雕工了得,李则斌一口气报出四种雕法:透雕、圆雕、浮雕和游丝毛雕,“游丝毛雕,就是雕得细若游丝,可见工艺的精妙。”龙凤佩边上一个玉蝉也很吸引人的眼光,玉色温润清透,而这不是普通的饰品,而是墓主嘴里含的陪葬品。

    “这些文物中,哪件价值最高?”见记者这么问,李则斌笑了,“要说最有价值的,应该是那个瓦片上‘东阳’两个字。”文物的价值不是根据好不好看或者值不值钱来论的。

    清理一支戟要用1个月

    在文物仓库隔壁的一个房间,就是清理的现场,一名工作人员在台灯下工作,他戴着眼镜,正在用一根小木棍慢慢褪去一个兵器上的锈迹,然后放进水里泡一下,再拿出来继续,“不能用锋利的刀片什么的,会破坏文物。”盆里的水必须是蒸馏水,桌上的清理工具有很多,牙刷、镊子都派上了用场。据工作人员介绍,他清理的是一个鸡鸣戟,可惜的是,带弧度的戟刃已经断成几截了。“这样一个戟,至少要清理1个月时间,才能恢复它的本来面目。”

    墓主“嫌疑人”可能在一对父子当中

    大云山汉墓的主人本来有6位“嫌疑人”,分别是荆王刘贾、郃阳侯刘仲、吴王刘濞、堂邑侯陈婴和江都王刘非及其子刘建。经专家反复研究讨论,荆王刘贾、堂邑侯陈婴和江都王刘非刘建父子共4人被“淘汰出局”,目前只剩下一对父子——郃阳侯刘仲、吴王刘濞父子二人,其中以刘濞“嫌疑”最大。

    刘邦堂兄“淘汰出局”

    “从10个月的考古发掘来看,可以肯定这是一个诸侯王级别的墓。”邹厚本说,从一号墓、二号墓出土的玉棺和玉衣片来看,一号墓的墓主身份可以确定——诸侯王,但到底是历史上哪一位诸侯王,有各种说法。半个月前,从当时的考古发掘资料分析,专家结合东阳古城遗址的历史沿革,推断出墓主有5个“可疑者”:荆王刘贾、郃阳侯刘仲、吴王刘濞、堂邑侯陈婴,以及江都王刘非及其子刘建。

    但是根据日前从一号墓中出土的铜钱,考古人员很肯定地将荆王刘贾排除掉了,他是汉高祖刘邦的堂兄,跟着刘邦打项羽,刘邦称帝后,他被封荆王,都城就在东阳,但因为他被杀的时间要早于大墓的年代,因此墓主是他的可能性不大。李则斌说,在墓里发现了多枚四铢半两铜钱,这种货币是汉文帝前元5年(公元前175年)开始铸造的,但是没有发现五铢钱,五铢钱是在汉武帝元狩5年(公元前118年)开始发行的,因此推测墓的年代应该在公元前175年到公元前118年之间,而刘贾是在汉高祖11年(公元前196年),淮南王英布叛乱,他率兵抗击,被英布大军所杀。

    一号墓主究竟是谁

    吴王刘濞的“嫌疑”开始增大了

    除了刘贾之外,墓主身份还有4种可能,有些专家认为,根据一号墓的规格来看,这肯定是诸侯王的墓,但堂邑侯陈婴只是一个侯,也就是说,他的身份还够不上这样规格的墓,因此他的可能性也不大。至于江都王刘非及其子刘建,有专家也将其排除在外,因为多年前在仪征庙山发掘了一处汉墓及附属汉墓群,其墓主就被考古专家确认为汉武帝刘彻同父异母之兄江都王刘非之陵墓。

    这样一来,实际上,较大的可能性就集中在吴王刘濞和他的父亲郃阳侯刘仲身上。

    刘仲是刘邦的哥哥,公元前200年,刘邦下诏将刘仲和其长子刘肥一同封为王。刘仲被封为代王,统辖今天的河北、山西一带。代国为北方边境重地,可是当匈奴于公元前199年入侵代国的时候,身为代王却毫无军事才能的刘仲根本无力坚守边疆,只好弃国独自逃回洛阳。刘邦对此大为恼怒,下诏革去刘仲的王位,贬为郃阳侯。刘仲共做了6年郃阳侯,在公元前193年抑郁而终。后因儿子刘濞封王,被追谥为代顷王。

    说起吴王刘濞,很多人知道他是因为他在历史教科书上出现过,而且很有名,他是刘仲的儿子,刘邦的侄子。汉高祖十一年(公元前196年),年满20岁的刘濞受封为沛侯,英布谋反时,随从刘邦破英布军。因其有功,被封为吴王,改当年刘贾所封的荆国为吴国,统辖东南三郡五十三城。在公元前154年,刘濞以诛晁错为名,带领楚、赵等七国公开叛乱,史称“七国之乱”,后被汉军主将周亚夫击败,刘濞兵败被杀,封国也被中央废除。

    在大云山汉墓考古发掘中,考古人员曾发现有“东阳”字样的瓦片。大云山汉墓主人,他会不会与东阳有某种联系?“现在还没有出土文物证明墓主是谁。”考古人员说表示,考古是一项科学严谨的工作,没有确切的证据是不会公布墓主身份的。就目前的进展来看,大云山汉墓考古才进行了40%-50%,等到剩下的50%做完,谜底就一定就可以揭开了。

    [释疑]

    叛乱“带头大哥”

    会有高等级的墓吗?

    七国之乱”的“带头大哥”吴王刘濞是因为叛乱而被杀的,他死后还有可能享受诸侯王的厚葬吗?对此,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贺云翱说,西汉时确实有一些诸侯王在叛乱被平息后,仍然享受诸侯王的葬制,例如广陵王刘胥,他是汉武帝的儿子,因觊觎天子之位,屡次用女巫做法,东窗事发后上吊自尽,但他的墓在高邮被发掘后,也是王侯葬制的,规格很高;另外,追随刘濞叛乱的楚王刘戊的墓在徐州狮子山,刘戊也是被厚葬的,陵墓南北总长100多米。

    为何叛乱者还能享受这么高规格葬制?贺云翱说,这一点,历史资料上没有记载,他认为,可能是西汉统治者比较宽容,虽然这些诸侯王叛乱,但毕竟还都属于皇族,对皇族比较宽容。因此贺云翱认为,并不能因为刘濞是叛乱者,就认为这个墓与他一点关系没有。(陈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