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今年秋天雨水会这么多,从9月5日正式开工到现在,两个多月过去了,我们真正的发掘时间不足40天,延期是不可避免的了。”11月9日,在河南灵宝阳平镇巴娄村的西坡遗址考古现场,44岁的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所研究员李新伟说。

  雨刚停,大家就迫不及待地跟着考古队队长李新伟一起来到工地说是大家,其实也就只有13个人,除了三门峡市的两个考古队员,余下的是郑州大学和北京联合大学的考古系学生。连下了两天雨,一些宽大的深坑上面盖着塑料布,以防剖面被淋坏,上面有很多积水,北京联合大学考古系研究生程鹏飞和同学们小心翼翼地将塑料布掀开。山东大学考古系的栾丰实教授是专门来看西坡遗址的,每次有人来“参观”,学生们都可以学到一些东西,一个个喜形于色。

  西坡遗址对于普通人来讲也许很陌生,但在考古界是如雷贯耳的重要遗址。它的面积约40多万平方米,2001年和北阳平遗址、东常遗址、乔营遗址等50多处遗址一起以“北阳平遗址群”的名义,被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5年被列入“中华文明探源工程”六大首选遗址。自1999年开始,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和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先后在此进行了6次考古发掘,今年9月开始的是第七次。

  李新伟几乎参加了所有的发掘,他像一只候鸟,每年8、9月都会回到西坡开展挖掘工作。“阴雨天也有阴雨天的好处,就是不用再浇水了,而且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文化层的分布。”李新伟和栾丰实对当时为何建造规模那么大的房屋发生了分歧。栾教授说:“考古不是想当然,它有时恰恰是逆着你的猜测来的。这时候,你要服从它。”

  雨很快又下起来了。同学们赶紧将塑料布重新盖在遗址上,匆忙赶回住所。他们和李新伟一样在巴娄村一座租来的农家大院里,呆了两个多月。“这一次,我们运气不错,租到了一处有两层楼的房子,可以上网,走到工地也就5分钟。前院后院之间还有个过道,可以堆放从遗址的灰坑里筛选出来的陶片和石器,下雨天我们就在过道整理登记那些陶片、骨头和石器。”程鹏飞一副知足的样子。

  过道里果然堆满了写着编号的、装满陶片和石器的蛇皮袋子,每个袋子上都有日期和出土地,说明是从何处采集、由谁负责采集的。“这次的发掘面积还是有些大,有的灰坑都来不及细做,其实我宁肯做得小一点儿细一点儿。过去我们做得比较粗犷,而现在更加注重对植物种子、孢粉、动物骨骼和人类骨骼的记录、采集、提取。”李新伟一边抱怨着天气,一边反思。

  “我们在这里吃得很香,鸡蛋是从老乡手里买的,麦子是老乡现磨的。附近的猎人有时进山打了野兔也硬塞给我们。桌子椅子都是自己做的,考古用的一些工具也是自己改造的。大家轮流值班,负责每日的卫生。有一对夫妻负责给大家做饭。”实习的学生们倒是很开心。

  “眼看天气就要冷了,对考古非常不利,我们只能祈望天气尽快好起来。这里的土是砂质土,一旦放晴,两天就可以立即开工。”李新伟焦急地说。

  作者:杨雪梅

(本文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