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话说病从口入,林彪很讲究吃的学问。他像研究军事战略那样研究食品的特性,特别是他本人食用后的种种反应,均记录在案,成为林氏食品法,颇为有趣。林彪特别注重食品的产地,曾说:全国不少地区产的大枣,吃后我的反应就不一样。为此,林彪曾规定他所用食品的产地:如莜麦要山西的,大枣要山东的,红米必须是江西茅坪的,水要用北京青龙桥的。此外还有浙江青蛤、福建藕粉,等等。

林彪到底患有什么病?他又是怎么养病的呢?

林彪还怕风。他常常一个人坐在屋子里,听风、看风、研究风。他说:我的皮肤毛孔像大门一样敞开着,风一吹就受凉。他手下的工作人员走路会引起风,规定要绕开他走。林彪大小便不去厕所,而是在屏风后面进行。大小便要脱裤子,就容易着风受凉。总后勤部长邱会作了解了副统帅的难言之隐后,便敬送了一张特制的屙屎撒尿椅,用红绒包扎,以防久坐受凉,挖空的椅座下面放着盆子。天凉时节,林彪索性在床上解手,全身盖上被子,反正不能露出臀部。好在副统帅并不是天天大便,一般一星期一次,所以省了不少麻烦。林彪还有自己一套理论:人要拉大便是不正常的!吃下的东西应该全部地吸收,那才合理。

林彪自称患有“半度病”。他有一个总结:“我的身体时好时坏,就是因为搞不好温度害了我。差半度就不行,就会受凉出汗,坐下来不能动。要把掌握好温度作为保证我身体健康的关键。”

新中国成立后,林彪在北京、大连、北戴河、苏州、杭州等地转来转去,寻找疗养胜地来养病。结果越养越弱,越弱越养。

在温度法的管制下,林彪卧室里没有玻璃制品,茶几上的玻璃也没有,桌上也没有玻璃板。林彪痛恨玻璃,一再说:玻璃有凉气。衣食更要执行温度法。林彪穿衣,卫生员用热水袋把衣、裤、袜温热,鞋子要用电炉烤温。漱口水规定45℃,比体温高就不会受凉。吃饭的筷子要用毛巾包起来。甚至写字用的铅笔也要温一下再用。林彪室内的电铃按钮,由于是金属制品,要用绢包起来。吃零食,如吃白糖、葡萄干、奶等,都要用热水袋加温,服用中西药时,也要一定的温度。照X
光,因脚踏板是铁的,要加上毛毯。

山东大枣和青龙桥的水吃了不拉肚子。

林彪自称患有半度病。他有一个总结:我的身体时好时坏,就是因为搞不好温度害了我。差半度就不行,就会受凉出汗,坐下来不能动。要把掌握好温度作为保证我身体健康的关键。

1960
年,林彪吃羊肉煮黄芪,结果拉肚子,折腾了一夜。他经常讲这段历史,我冒冒失失地吃了羊肉煮黄芪,差一点把我折磨死。从此,吃东西,吃药,林彪规定要一切通过试验,叫手下人试吃、试用后方自己食用。

林彪的食经也有一套。他说:福建的藕粉是纯的,吃了能止汗。山西莜麦面吃了身上暖和,

为此,林彪穿的衣服、盖的毛巾都被规定出温度。一条毛巾被测定温度为7℃,因林彪睡眠时的温度为28℃,就要盖四条毛巾被。他穿的大衣,每件温度为10℃,每件衬衫为1℃。他的起居之地和使用之物,都规定恒温。由保健医生定出温度表格,经林彪亲自过目审批,成为林氏温度法,有法必依,违者必惩。在林彪住地,经常可以看到副统帅手里拿着一个放大镜,站在墙边,细心地看着温度计上的水银柱。有时,他会大叫一声:请叶主任来。然后瘫倒在沙发上,仰头呆坐,因为他发现温度低了半度。这时,叶群赶来,急忙命令服务员开顶灯、壁灯来提高温度。为了不出半度差错,规定卫生员每半小时测温度一次。

在正常人看来,林彪上述行为无疑是怪病或怪癖,但林彪把这些怪癖变成了他的生活方式。

林彪怕水,怕得厉害,真称得上弱不禁水。他有自己的一套医学理论:那个水,金木水火土中的水,属于寒性。寒气能顺着毛孔进入内脏,跟火相矛盾,于是生感冒。因而从1953
年以后,林彪就不再洗澡,从1956年以后,不再洗脸。手也不洗,自己创造了摩擦法,两只手在沙发上来回摩擦,说是可以除掉手上的细菌。林彪说:洗手、洗脸无关紧要。不要因为这些小事惹一场大病。又说:我的皮肤不能沾一滴水,一滴水掉到皮肤上就会受凉。林彪外出,他的汽车要远离水边行驶。林彪刮胡子也不用水,用的是干刮的方法。林彪室内,不准挂山水画,他说:我对水太敏感,看到山水画就紧张。

1963 年12 月14
日,毛泽东亲笔给林彪写信,推荐他读曹操一首讲养生之道的诗《龟虽寿》。林彪读了后深受启发,为了获得神龟永年之术,他逐渐形成了一套独特的养生之道,在常人看来,这并不是什么养生之道,简直是活受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